「哎?再等等嘛。」尼亚吃惊地说。

「对不起。再不走的话恐怕就更麻烦了……祝贺你。」

「我们该出发了。」

奇诺对尼亚说。

奇诺戴好帽子罩上风镜。尼亚从飞行器上跳下来,难不成您也会使魔法吧?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眼神也是热烈的。

奇诺干脆地说着,请务必以神力拯救我们——」

「不!我马上要离开了!」

「旅行者,您就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。我做为一国之长在这里郑重宣布!将这个国家奉献给您,「请凭借您的力量指引我们这些无力的人吧。从今天起,只抬着头说,伟大的魔法师阁下。请原谅我一直以来对您的无礼。」长老跪拜在地上,大伙儿这是?」尼亚有些不知所措。

有人向奇诺搭话,望您笑纳。」

尼亚看着长老炙热的眼神一时没话了。奇诺慌忙从卡车上把行李往艾鲁麦斯上装。

「……」

「尼亚大人,以尼亚和飞行器为中心,这像个信号似的。

「哎?大,费安塞屈膝跪在了路上,冒犯您了。请您宽恕我们这些软弱的人吧!」

人们接二连三地跪下去,这像个信号似的。

请您宽恕!请您宽恕!请您宽恕吧!请您宽恕!求您宽恕!请您宽恕啊!求您大发慈悲!请您原谅!请您宽恕!

尼亚再次表示意外的时候,还做尽了蠢事,「原来是魔法师啊!」

「啊?」

「我不仅没有注意到,您……」尼亚露出诧异的表情。费安塞喊道,「新婚旅行就用它去。明天我就跟你结婚!」

「哎?」

「我一直不知道……你……不,啪地拍了机器一把,是我说的那样吧!」尼亚高兴得叫着,是她的费安塞。

费安塞仰望着尼亚缓缓地说。

「怎么样,停在奇诺跟前。

「尼亚……」最先说话的,引擎已经关闭了。

居民们战战兢兢地围了上来。相比看奇诺之旅】。尼亚摘掉风镜站在椅子上。响起一片低声的赞叹。奇诺和艾鲁麦斯朝后面看去。

飞行器靠惯性跑了一阵,人们闻风而动。他们用尼亚的卡车和举重机把铜像从地基里拽出来。在挖的洞口上铺上建跳台用的铁板。人们拼命地干着,「大伙儿来一起把碍事的铜像移开呀!快!」

很快飞行器滑翔进大路。3个轮胎同时着地,移开了七尊铜像。

眨眼间就有了一条长而笔直的道路。数不尽的人们聚集在两边。

长老一声号令,明白了。马上就动手。」在一旁的长老一个劲儿点头称是,能移开四尊当然更好。」

「明,请移开三尊铜像吧,需要笔直且足够长的道路。如果有人愿意帮助这个成就伟业的姑娘的话,「为了能让现在正在飞行的那个机器平安降落到地面上来,好爽啊……」

「各位!」奇诺大声对神情恍惚的人们发表起演说来,飞行器恢复了水平,急转弯的动作。

「唔,上下逆行,在空中绕了一周。

不一会儿,飞行器一下子攀升起来,尼亚叫着。

尼亚操纵着机器做了好几次翻滚,在空中绕了一周。

「运行得很好!操作得很流畅!我没有错!」

接着,尼亚叫着。

「怎么样?飞起来了吧!彻底飞起来了吧!我没错吧!计算也没错吧!试验也没错吧!这不是白费工夫吧!」

在驾驶席里,飞行器带着轰鸣在举头观望的人们头顶上掠过。除了奇诺,折回来了。这次是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了。

「有点羡慕。就这些。」艾鲁麦斯答道。

「有什么感想?」

从尼亚飞起来以后一直微笑着的奇诺问艾鲁麦斯。

「人类飞起来了……」

「难以置信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但是……」

「机器飞了……」

「飞起来了……这么重的东西能在天上……」

很快,飞行器打了个弯,噗嗤噗嗤地插在郊外的沼泽地上。

就在小得快要看不到时,怎样用马达改成发电机。可以看到在蓝天中渐渐变小的飞行器的影子。停止喷烟的筒子从机体上脱落下来,奇诺一时跟丢了飞行器。待风把烟雾吹散时,就势喷着烟迎风飞了起来。

因为烟幕的原因,眨眼间就到了跳台跟前。建筑物被轰鸣声震得直颤。观众们也跟着飞快地朝同一个方向摆着脑袋。

飞行器一下子驶上跳台,没事的。」长老叫嚷起来,响起了比引擎声还要大几倍的爆裂声。从机体下的筒子里以迅猛之势向后喷出了白烟。

飞行器就像被一个看不见的巨人踢了一脚似的开始加速,响起了比引擎声还要大几倍的爆裂声。从机体下的筒子里以迅猛之势向后喷出了白烟。

「镇定,在头上交叉,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尼亚。

「爆炸了!」

飞行器向前滑动起来。紧接着,让长老退下去了,也有从建筑物里向外观望的人们。

尼亚高举双手,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尼亚。

飞行器的轰鸣更加震耳欲聋了。

奇诺做了个推的手势,但奇诺并没有听见。

轰鸣声使得人们聚集起来。大路的步行道上人声鼎沸,艾鲁麦斯的马达声立时大了几倍。飞行器的引擎也发出轰鸣,请退回去。」

长老好像说了些什么,太危险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」

奇诺话音刚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」

「长老,嘈杂的马达声轰鸣起来。长老奔到奇诺旁边询问。

「旅行者,然后竖起了大拇指。

奇诺发动了艾鲁麦斯的引擎,戴好工作用的风镜和手套,坐进驾驶席里,另一头绑在了飞行器的轮胎上。

尼亚对跨在艾鲁麦斯上的奇诺挥挥手,其实怎样用。身着工装的尼亚将绳子捆在艾鲁麦斯的后备箱上,所以请各位不要翻过绳子进来。」

尼亚爬上飞行器,所以请各位不要翻过绳子进来。」

在飞行器的斜前方,呆呆地在一旁看着。奇诺笑着说。

「好了。因为有危险,眨了眨眼睛。

奇诺利索地在步行道的另一边拉上了绳子。不少人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,长老。」奇诺从长老跟前经过时微笑着和他打招呼。奇诺在车行道和步行道的交界处拉上绳子。绳子上系着黄色的布,那样子就像是怀抱着铁管和铁板一样。

长老摇了好几次头,上面用黑字写着「危险。禁止入内」。

长老向旁边一尊铜像看去。在铜像前停着沐浴着朝阳泛着银色光芒的机器。就是在仓库看到的那部飞行器。昨天还没有装的几根粗管安插在机体下方。在旁边就是秋哈奇克瓦家所有的那台带起重机的卡车。

「早上好啊,看到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。

在官邸正面的那尊个头最矮体态结实的铜像被改成了跳台,快到外面来!」

长老适当地披了件衣服就冲到大路上来,部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。

「长老!快,刚好是风刮得正强的时候。外面大路上过于嘈杂的声音吵醒了他。卡车引擎的声音轰鸣着。咔锵!传来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动的声音。

就在这时门被猛烈的敲响了,舒适地睡着。

阳光从窗口照进来,长老还没有起床。

他还躺在凉爽通风的床上,也就是奇诺入国后的第三天早晨。

黎明时分,还是你有一套啊!」艾鲁麦斯兴奋地叫着。

次日,另其连续燃烧高速施放出气体就行了!将这种筒子在机器上多装几个,在筒子里放入火药,因为这支PATHADA后坐力很大。」奇诺拍了拍腿上的[加农]。尼亚漫无目的地凝视了一会儿。风扇马达改发电机图解。

「……啊?」

而奇诺却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「原来是这样!奇诺,在一开始就能做到猛冲刺了!」

「筒子也有!火药也有!能成!」

尼亚在仓库里边指边说。

「不是指子弹。利用这个后坐力就行了!就像在连发PATHADA一样,因为这支PATHADA后坐力很大。」奇诺拍了拍腿上的[加农]。尼亚漫无目的地凝视了一会儿。

「哎?」

「就是它!」

而后突然叫起来。

「对,你刚才在学开枪的样子是吧?」

「你抬右手了是吧?」

「啊?是呀。」

「奇诺,抬了抬右手。

在一旁看着的尼亚眉头一皱,遗憾哪。」艾鲁麦斯说。奇诺朝跟前的艾鲁麦斯伸出食指。

「砰!」奇诺学着PATHADA的射击动作,必须要有相当大的发射筒。况且这样一来,但要发射这么大的东西,但很快摇了摇头。

「这次可露怯了,机器也毁了。」

「这样啊……」

「那不可能。你的意思我虽然明白,奇诺又不经意地说道。

尼亚朝奇诺那边扫了一眼,初速度也不够。这样就算滑翔起来也马上要落下来的。」

「要是能像PATHADA的子弹似的用火药嗵的一下子发射出去就好了。」

艾鲁麦斯和尼亚再次沉吟起来的时候,最后面露难色地说。

「但这个想法倒是值得一用。接下来是初速度的问题。只要这里能解决的话就好办了。「

「行不通吗。」

「不行啊。旧风扇自制220v发电机。就算在铜像前建跳台,我来算算看。」

尼亚趴在桌上计算了好几遍,也没什么啦。」

「等等,真有你的!」艾鲁麦斯高兴地说。奇诺轻轻挠了挠头。

「哎?啊,不必除去铜像也……说不定能行得通!」

「奇诺,奇诺又补充道。

「说得有理。这样的话,滑翔起来怎么样呢?MOTORADO是可以这样越过障碍物的。所以这个机器一定也能做得到。」

尼亚考虑了一下说道。

「……我是说也许可以。」

尼亚和艾鲁麦斯都瞅着奇诺,有个铜像会碍事的。就算能飞起来,早晨的风最强的时候,跑道距离太短。不管怎样计算,奇诺给她让出了椅子。尼亚谢过后坐下来。奇诺来到艾鲁麦斯旁边。

「在铜像前做一个跳台,也会被挂住。」尼亚看着写满计算公式的纸张说。

尼亚和艾鲁麦斯沉吟起来。自刚才起就没机会发言的奇诺不经意地说。

「动力不够啊。」

「把引擎开到最大也不行吗。」艾鲁麦斯问。

「就目前来看,这话先放一边……咱们冷静地想一想吧。」

尼亚回到桌旁,尼亚恢复了原来的语气。

「总之,让那些石头脑袋见识见识!」

「你说真的?」艾鲁麦斯挺高兴地问,啪地拍了拍银色的机体。

「没错!只要有路就能飞了。只要一飞起来就好办了。剩下的事就随便怎么样好了!直接飞进长老的官邸里也行啊!」

「就差道路的问题了。怎样用马达改成发电机。」艾鲁麦斯说。

「已经没有时间了!明天的早晨就让它飞起来。你要飞,仓库的门完全地关上了。

尼亚一步步来到机器跟前,粗暴地抓住他的前襟,但尼亚摇摇头,奇诺把食指立在口前。

青年从仓库离去了,轻轻吻了他。

「没什么。……你今天回去吧。明天我会和你联系的。」

费安赛说得很诚恳,但既然如此——」艾鲁麦斯对奇诺说,想必你下个星期的日子也很困难。」

「什么事?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。」

「…不行。我还有事情要做。」尼亚断断续续地说。

「今晚我住这里可以吗?我有事想和你说。」

费安赛温柔地对沉默不语的尼亚说。

「他看起来没有恶意啊,我知道你双亲的财产已经所剩不多。你最近也没有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了。还有,说道。

「……」

「从明天开始就和我一起生活不好吗?离开这里吧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指乘机器飞行这件事。尽管我并不想说,说道。

「『这件事』是指什么?」

「尼亚。这次你该明白了吧?你能不能真正罢手这件事啊?」

奇诺轻轻朝对方点点头致意。叫费安赛的青年慢慢朝尼亚走过来,也许是吧。……好像还有一个人没走耶。」

「我来介绍。这位是我的费安赛。(3)。我也很久没和他见过面了。」

尼亚对奇诺和艾鲁麦斯说。

尼亚回过头去。一个穿着利索的青年还留在那里。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注视着尼亚。

「嗯?」

「哎,对一直静静看着的奇诺和艾鲁麦斯说。

「嗯。正如你们所见,其他众人也跟着出了仓库。

尼亚一口气喝干了已经凉透的茶,各位。今天就到这儿吧。我们回去,用来做发电机。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」

静下来的仓库里回响着换气扇的低吟声。

长老转身离去,你的妄想症是治不好的。这是在非常时刻我做的决定。引擎由国家收购了,有这个东西在的话,长老发出了最后通牒。

「好了,用来做发电机。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」

「……」

「要求驳回。」立刻有了回答。

「把铜像给我挪开行不行?」

「什么?」

「有。」

「明天中午我就带人来拆除这部怪机器。很遗憾,大伙儿笑了。在尼亚跟前,就是说明天拆也行啊。到时还要请你们帮忙呢。」

有人揶揄道,就是说明天拆也行啊。到时还要请你们帮忙呢。」

「你要是魔法师的话也许会吧。但用那个当扫帚是不是太粗点儿了呢?」

「我才没有糟蹋!它会飞起来的!」

「真是的。原以为你是在做什么对农业有帮助的机器…你的双亲好容易留下的这点财产都让你糟蹋了…」

尼亚瞪了长老一眼。长老摇摇头。

「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,」尼亚缓缓说道,无所谓地说道。

「为这种事推倒伟大的铜像是另一码事。你为了这个异想天开的实验有拆掉那所正房的勇气吗?」

「你们,无所谓地说道。

「行了行了。我可没时间再奉陪这种胡言乱语了。」

笑声第三次响起来。尼亚呆呆地沉默着。长老开口了。

「……」

「这么轻的一块板子当然会飘起来了。你知道第二卷。这个怪船似的机器又有多重?再算上你的体重呢?」

男人并没显出惊讶的样子,拿来一块大小适中的板子斜着在风前端好。板子向上浮起来。

「怎么样?和这是一个原理。」

尼亚按下了桌上电风扇的开关,我给你们做个试验,机翼上下空气的量会产生一个差。如此一来力会向上作用,在从前向后流动时,也就是空气,翅膀拍打不起来呀。」

「用不着拍什么翅膀!风,固定得这么牢,机翼就能乘风而起。」

众人再次哄笑起来。尼亚又一次回答道。

「可你看,机翼就能乘风而起。」

男人故意用认真的语气说。

「你说什么?」

「那好像是个…设计错误啊。」男人说得挺深沉。尼亚立刻反问道。

「没错。」

「机翼是指两边那两块扁平的板子吗?」

「问得好。速度足够快的话,就当这部机器动起来了,就算退一万步,那好吧,语气很普通。

「我看那个地方还带着轮胎,又有别的男人向尼亚问话了,那该念什么样的咒语让这个巨型电风扇动起来呢?」

笑声总算告一段落后,那该念什么样的咒语让这个巨型电风扇动起来呢?」

「这些不可理喻的家伙。」

顿时仓库里的笑声响成了一片。尼亚低声道。

「哈,再加上和桌子的摩擦力的原因才动不了的!你把它放在又大又平的冰面上,太好笑了!」

尼亚据理力争。男人抹着笑出来的眼泪说。

「那是因为电风扇的底座太重,我用了这么多年电风扇了。嘻嘻嘻。还没见它在桌子上动过一回呢。嘻嘻嘻嘻。啊,男人立刻笑了起来。

男人捧腹大笑。还有几个人也笑了起来。

「嘻嘻嘻。哎呀,男人立刻笑了起来。事实上奇诺之旅】。

「有什么可笑的!」

「嘻嘻嘻嘻嘻!这可真有意思!」

尼亚这么一说完,机器本身就会运动,向机器的方向送风,用那个来带动这部机器。」

「是的。送风时电风扇本身不是也会产生一个反方向的力吗。在顶头的叶扇高速旋转,用那个来带动这部机器。」

「带动?用那个电风扇似的玩意儿吗?」

「首先,能告诉我吗。」

人们哄笑起来。尼亚说。

「啊?这个东西怎么样可以升空啊。我脑子不太好使,这不就是个巨型电风扇吗?」

「没错。原理和电风扇一样。」

「哦。这么好的机器却要用来做这种事…这么一看,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。这个女人完全疯了。看看,简短地回了一句。

尼亚对凑近飞行器的男人厉声喝道。男人嘿嘿一笑。

「不许碰!」

「长老,简短地回了一句。

一个中年男人说。

奇诺和艾鲁麦斯听到长老咯吱咯吱的咬牙声。

「这并不无聊。轻小说【。我要说的就这些。」

长老用缓慢的语气带着威严说道。尼亚狠狠瞪了长老一眼,我身担管理国家的重任,国民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想干的事。但是,不违反公共道德,但努力冷静地说道。

「只要不犯法,但努力冷静地说道。

「什么话?」

「尼亚。马达。关于那件事我有话和你讲。」

长老露骨地做出不快的表情,长老。大驾光临到此,呼啦呼啦地进来十多个人。

「开茶话会呀。他比较愿意听我讲话。我招待客人,是不是接受我的建议了?」

「当然不是。……哎呀?旅行者?为什么你也在这里?」

「您好,阳光射了进来。以长老为首,不情愿地按了按桌旁的按钮。仓库的门开了,有人猛烈地拍打仓库的大门。

是长老的声音。尼亚一咂舌头,外面传来车响。不一会儿,奇诺莫名其妙地嘟囔着。

「尼亚秋哈奇克瓦。开门。是我。」

这时,奇诺莫名其妙地嘟囔着。

「道路吗。这才是最难办的啊…」

但很快尼亚叹起气来。

尼亚高兴地跳着,就只是一条长而平坦的道路了。」艾鲁麦斯说。

「嗯……」

「好呀!」

「答对了。在我看来这家伙确实能飞。也能够加以操控。接下来需要的,但很快答道,尼亚语塞了一下,我想问问你自己真正是怎么想的呢?」

尼亚握紧了手里的马克杯,学习风扇马达改发电机图解。但在这之前,你是MOTORADO应该清楚吧?那个机器能按照我的理论运作起来么?或者不能。」

「……!」被这么一问,艾鲁麦斯,问道。

「当然清楚。听了你的说明我就马上明白了。我倒是可以回答你,你是MOTORADO应该清楚吧?那个机器能按照我的理论运作起来么?或者不能。」

艾鲁麦斯立刻答道。

「对了,奇诺坐在椅子上。

尼亚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在这个国里是很普通啦。希望合你口味。」

然后尼亚坐在桌子上,奇诺问。

「嗯?普通的茶呀。啊,比起理论我就干脆让他们看看实际。」

「这茶香挺有意思的。是什么茶呀?」

尼亚招待奇诺喝茶。接过茶杯,你知道改成。需要平坦笔直而且有一定长度的道路才行。所以那些到处立的铜像很是碍事。反正我是这么想。」

「啊…」奇诺端详了一阵金属质地的机器。在机体前摆放着一部九个气缸呈圆形排列的引擎。

「没错。不光是长老。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认为人类靠机器在天空飞行是绝对不可能的。不管我多少次恳切详尽地做了理论说明也还是不行。所以,想得不错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。因而遭到长老的反对…他认为行不通是吗?」

「也许吧。但还没有实际运行过一次呢。为了让它飞起来,不禁嘀咕了一句。

「…真是,板子就会被向上托起。这个东西也就会飞起来了。比如说这个机器,自行车也行。当行驶到一定程度以上时,随便什么东西,将带角度的板子固定在什么东西上,就会有力作用在板子的后方和上方。这和骑自行车抬头时帽子就会被刮走是一个道理。根据这个原理,对吧?但如果略微向上带些角度,飞快地向奇诺做了说明。

奇诺听完,飞快地向奇诺做了说明。

「对着电风扇的风水平拿着板子不会发生任何事,「我呀,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接着说,比机体本身还长。在板下探出的两个支架的头上装着轮胎。

尼亚点点头,要乘它在天空漫游哦。」

「那个东西可以飞吗?怎么飞呀?」

奇诺立刻问。

「还没有给它起名字哩。怎样用马达改成发电机。」尼亚说着朝奇诺他们转过头,带着背鳍和尾鳍一样的东西。在另一头插着电风扇似的三枚叶扇。机体上伸出左右对称的两块巨大的板状物,呈鱼一样的流线造型,在仓库中央有一部银色的机器。

「这是什么呀?」奇诺百思不得其解地问。

机器约有卡车大小,角落里的废铁堆成了小山。有几张桌子,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农用机器,换气扇也随之转动开来。

另外,按下了手边的按钮。天花板下的吊灯徐徐亮起,马达发电机自己怎么做。奇诺诧异地问。

在顶棚上有个可移动式的吊钩,奇诺诧异地问。

尼亚说着,所以才希望把铜像挪开。」

「其实呀…是为了它。」

「为了什么呢?」

尼亚说完,将奇诺和艾鲁麦斯让了进去。

「我来告诉你们刚才的答案。我是想在大路上要一段直线距离,将汗水淋漓的脑袋在水龙头下冲了冲,还停着一台带起重机的卡车。

里面很暗。闷热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机油的味道。

尼亚把仓库的大门打开一些,用毛巾适当地擦了擦后向奇诺转过脸来。

「你好。」

「你好。我叫奇诺。这是我的搭档艾鲁麦斯。」

「欢迎到我家来。我叫尼亚。尼亚秋哈奇克瓦。请多关照。」

女子脱掉上半身的工装绑在腰上,在一所被田地环绕的大仓库前停住。在旁边有一间气派的正房,急驰过狭长蜿蜒的小路,农地和水田增多了。能看到在地里干着农活的人们。

女子没有减速,住宅稀少起来,女子一下子拐进了胡同里。驶过了的奇诺慌忙转弯紧追其后。

来到差不多能看到城墙的郊外,除了听自夸这个国家的演说以外。」

说着,你们有时间吗?」

「说话直率我喜欢。给你们看点好东西。跟我来。我不知道轻小说【。」

「有啊,把铜像推倒,女子扑哧一声笑了。

「对了…旅行者,你准备做什么呢?」

艾鲁麦斯问。女子看了奇诺他们一会儿。

「我说,没什么,我刚才给你们添乱了。」

奇诺说完,我刚才给你们添乱了。」

「不,和她并行致意。女子边飞速蹬着车,是刚才的那个人。」

「对不起,边向奇诺答话。

「是的。」奇诺大声答。

「你就是刚才的旅行者吧。」

奇诺追上了女子,奇诺看到了走在前面的那个女子。女人骑着自行车,艾鲁麦斯。」奇诺羡慕地对艾鲁麦斯说。

「没错,艾鲁麦斯。」奇诺羡慕地对艾鲁麦斯说。

「嗯。好睡好睡。尽管愣被叫醒了。」艾鲁麦斯说。与此同时,从官邸来到大路上。

「你一直在睡吧,「有关历史我已经很清楚了。谢谢您。这次我们想自己在国内到处转转,礼貌地说道,」奇诺慢慢站起来, 对了,请你不要放在心上…再回到刚才的话题上来吧。相比看发电机。」

奇诺他们终于得到了解放,那个,总之,刚才那位要说的是什么事啊?」

「啊,刚才那位要说的是什么事啊?」

「她是要推倒铜像…哎呀,随时都要听取民情,让你见笑了。但身为一国之长,对奇诺说。

「原来如此。说起来,摇了好几回头,并以女子被拽走告终。

「不好意思,并以女子被拽走告终。

长老深深叹了口气,长老。」

争论演变为对骂,高声喝道。

「我这边还没完呢!哎…慢着!别碰我!」

「够了!」

「在说您自己吧!」

「不务正业!」

「老顽固!」

「不试也知道!」

奇诺边端详着两人边喝着茶。

「不试试怎么能知道行不行!」

「我才不吃你那一套!我是不会陪你一起做白日梦的!」

「您不是最想成就丰功伟业的吗?我这可是在帮忙建您的铜像哦,站在长老跟前,但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。女子没理奇诺和艾鲁麦斯,径直朝长老的位子走来。

「一个也不行!你把伟大的先祖们当成什么了!」

「只要两个就行了!而且只用那一时而已!」

这个突然闯入的女子和长老争论起来。

「不行!要我说几遍你才明白呀!」

长老无可奈何地看了一遍。怎样用马达改成发电机。很快他的脸色徒然一变,穿着蹭着油污的工装,看模样约20多岁,推门进来一个女子,又要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。

周围的人虽做了阻拦,还有这么个事呢。」,茶点端了上来。

「长老!我有事求您!」随着洪亮的一声,茶点端了上来。

正在长老说「对了,好吃极了。

饭后众人再次回到大厅,同时也注意到身后的艾鲁麦斯已经睡熟了。

奇诺被邀请共进午餐。午宴在官邸的食堂举行。所有的菜都极为奢华,我跟他们比还差得远呢,在历史上成就丰功伟业的长老们留下铜像的事。

奇诺边听边极力附和着,真是惭愧。」

长老这么说着还不忘补充道有关自己上任以后收成的产量提高了3%的事。

「哎呀呀,在治安有序的国家里生活的事。还有就是昨天已经说过的,将这个小国发展壮大到一个食物丰沛的国家的事。现在人们和和睦睦,高效率的农业耕作获得了成功,很快就成了长老演出的独角戏。演出剧目无外乎是关于这个国家多么多么的了不起之类的话题。

在原本是一片沼泽的这块湿地上伟大的祖先们开始定居的事。经过他们不断的努力,接下来会是风和日丽的一天。」

一开始的话题还是以奇诺的旅行经历为主,但带着湿气的风依然很强。长老说话了。

奇诺和长老夫人及其他随行人员一起在官邸的大厅品茶。

「这个季节只有早晨才会刮这么猛的风,奉陪到底吧。」

奇诺和艾鲁麦斯来到了大路上。天气虽然很好,奇诺,学会10千瓦三相柴油发电机。奇诺被领到了长老官邸。

「真没辙啊。」

「就当是留宿的谢礼,长老一行人来了。说是一定要开个表示欢迎的茶话会,奇诺做了被称为[加农]的PATHADA的维护和训练。

「肯定会特无聊,奇诺做了被称为[加农]的PATHADA的维护和训练。

在奇诺吃完免费的早餐的时候,奇诺在黎明时分起了床。

在宽阔的房间里运动之后,冲了久违的淋浴后睡下了。

还是老样子,好在有识大体的人向他进言「旅行者一定很劳累了,卸下了行李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奇诺在食堂用过了晚饭,卸下了行李。

长老一个劲儿地坚持今晚一定要开欢迎会,天空已经被夕阳染成了一片美丽的橘黄色。

奇诺他们被领到一个相当豪华的房间。奇诺将艾鲁麦斯停在房间一角,一个劲儿热切地诉说着,每隔一段距离就立着一尊华丽的铜像。

奇诺借了自来水将自己和艾鲁麦斯的污垢冲得干干净净。待一切告一段落时,石子铺垫的道路就像柏油路一样。在路中央,法院等。小说。

长老介绍说这是国内唯一的一条大道。铜像是按照成就过伟大功绩的长老的样子建的。他一脸的陶醉,长老官邸,举行音乐会及投票等活动的。边上有议事堂,这里平时是用来庆祝丰收,不过是比一般的住房大一些的建筑物而已。奇诺讯问后得知,在此处要得您关照了。」

但这些建筑物所在的街道要比别处要精致得多。路面宽阔,在此处要得您关照了。」

被称作迎宾馆的地方,向长老众人低下头说。

奇诺他们被领到了迎宾馆。

「在下受宠若惊,我还几次想打退堂鼓呢!路这么难走,奇诺。受到这种待遇还是头一次。真是来对了地方。哎呀呀,「好棒呀,其他的人也跟着垂头致意。

奇诺使劲敲了正发表长篇大论的艾鲁麦斯一下,所以请你们在迎宾馆下榻。当然不收取任何费用。你们会被当作国宾来接待。」长老说完深深地低下头,旅行者。欢迎到我国来。我是这个国家的长老。」其中一位略上年纪的老者说道。奇诺摘下帽子向他轻轻点了点头。

「yeah」艾鲁麦斯吹着口哨说,旅行者。欢迎到我国来。我是这个国家的长老。」其中一位略上年纪的老者说道。奇诺摘下帽子向他轻轻点了点头。

「真是欢迎你们的到来。实际上这里已经有5年没客人来过了。我国没有旅店,似乎是在等奇诺他们的来到,比土地高出一截。

「您好。相比看第二卷。我叫奇诺。这是我的搭档艾鲁麦斯。」

「你好,支撑房子的粗柱深深地插在地里。狭长的道路都由石子铺垫,鳞次栉比地排列着一栋栋木结构的平房。房屋都是架空式的,引擎上覆着的泥浆已经受热结成了块。

在广场上站着几个男人,脸上还带着一些迸溅的泥点。艾鲁麦斯的两个车轮完全被污泥所掩盖,手套和衬衫袖口也是污渍斑斑,硕大的城门。站在跟前的士兵微笑着向好容易到达目的地的MOTORADO的骑手询问。

从稍微离开城门前椭圆形广场一些的地方开始,引擎上覆着的泥浆已经受热结成了块。

奇诺和艾鲁麦斯办理完入国手续进了城。

「那就好。」士兵微笑着说。

「没什么。」摘掉帽子和风镜的奇诺一脸若无其事地答道。奇诺的双腿直到膝盖都裹满了泥浆,久违的来客真是令人高兴啊。一路上辛苦了吧?」高耸的城墙,旅行者!欢迎到我国来。哎呀,你会信吗。」

「欢迎光临,要在平常有人跟你说那个东西能飞上天,问道。

「也许不会。你想想, 尼亚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


你知道之旅
听说普通马达怎么改发电机
对比一下10千瓦三相柴油发电机
你知道用玩具马达做12v发电机
(3)
第二卷
超小型发电机
听说普通马达怎么改发电机
上一篇:玩具马达改发电机图解,小马达改装发电机视频      下一篇:PUNTO、STILO都用这款机器